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ZUO JIA YIN XIANG

01川端康成:最美的京都在他的笔下

川端康成似乎是天生“做旧”的,给人的印象始终是那个穿着简单朴素的和服,瞪着一双无辜却有些阴鸷的大眼睛,默然望着你的老者模样。他带着一种别样的同情来写年轻的男男女女,于是将作品里的所有时代写成了回忆,是“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后,陡然间浮现到光亮里来的温和而说不上是好还是坏的传统。

01
川端康成:最美的京都在他的笔下

川端康成似乎是天生“做旧”的,给人的印象始终是那个穿着简单朴素的和服,瞪着一双无辜却有些阴鸷的大眼睛,默然望着你的老者模样。他带着一种别样的同情来写年轻的男男女女,于是将作品里的所有时代写成了回忆,是“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后,陡然间浮现到光亮里来的温和而说不上是好还是坏的传统。

来源:文汇报
02恋爱中的博尔赫斯

刚刚过去的8月24日,是博尔赫斯诞辰120周年的日子,纪念这位阿根廷文豪、“作家中的作家”的拉美文学之父,有许多种方式和角度,但一个真实的博尔赫斯不全在文学里,而是在文化之外那些平凡的日子里。

02
恋爱中的博尔赫斯

刚刚过去的8月24日,是博尔赫斯诞辰120周年的日子,纪念这位阿根廷文豪、“作家中的作家”的拉美文学之父,有许多种方式和角度,但一个真实的博尔赫斯不全在文学里,而是在文化之外那些平凡的日子里。

来源:深港书评
03角田光代:有自己的意识,是打开幸福的钥匙

我想我是一个自律的人。不停创作的动力就在于我对小说的喜爱,这份喜爱至今没有发生变化。怎么让自己的喜爱有所成果?就是不停地写。如何保证还有下一部可写?就是保证我这一部要写好,让我一直有持续创作的动力。

03
角田光代:有自己的意识,是打开幸福的钥匙

我想我是一个自律的人。不停创作的动力就在于我对小说的喜爱,这份喜爱至今没有发生变化。怎么让自己的喜爱有所成果?就是不停地写。如何保证还有下一部可写?就是保证我这一部要写好,让我一直有持续创作的动力。

来源:澎湃新闻 
04安吉拉·卡特:一位反常规、反套路的作家

卡特的创作素材就是过去时代的神话和传奇,当然也就继承了神话和传奇的怪诞夸张风格。那些暴力元素也是社会文化当中既有的暴力症结在文本中的变形映射。暴力和血腥是对现实更深刻和真实的再现。卡特以变形的方式再现了暴力和残酷的真实,也再现了公平、自由和爱的美好,所以她笔下的世界既震撼又充满魔魅。

04
安吉拉·卡特:一位反常规、反套路的作家

卡特的创作素材就是过去时代的神话和传奇,当然也就继承了神话和传奇的怪诞夸张风格。那些暴力元素也是社会文化当中既有的暴力症结在文本中的变形映射。暴力和血腥是对现实更深刻和真实的再现。卡特以变形的方式再现了暴力和残酷的真实,也再现了公平、自由和爱的美好,所以她笔下的世界既震撼又充满魔魅。

来源:澎湃新闻
他与自己对峙,也把读者架在了火上

鲍德温曾在60年代自比为布鲁斯音乐歌手——这种整体涵盖美国黑人音乐的艺术形式以其强节奏和韵律为听者带去直观的感受,而这也是鲍德温的写作追求——不逃避的艺术,不逃避的自我。因为他早就明白这个道理,“逃避是不可能的”。

来源:北京青年报|柏琳   2019/08/30
坂本龙马:站在“明治维新”反面的人

历史实景中的坂本龙马与明治维新的关系一直是若即若离,甚至会站在讨幕派的反面,犹若其自由洒脱、无拘无束的性格。

来源:澎湃新闻|沙青青  2019/08/27
《中性》:一部现代史诗

《中性》是美国作家杰弗里·尤金尼德斯的第二部小说。1993年,他因首部作品《处女自杀》在文坛一鸣惊人,而后销声匿迹,直到十年后《中性》出版,一举拿下了2003年的普利策奖。

来源:澎湃新闻|程千千   2019/08/19
音乐和哲学:寻求救赎之路

音乐,对保罗和维特根斯坦家族来说,是同生活达成和解的唯一筹码;而哲学,更是路德维希和世界进行沟通的仅有中介。也许,对维特根斯坦家族而言,世界上本没有什么艺术家和哲学天才,有的只是在生活的苦痛中寻求救赎的普通人而已。

来源:文汇报|徐来   2019/08/19
另一个尼采?

有关哲学生活,阿多的论著已在汉语思想界赢得许多关注,可对于相近而又极为不同的迈尔,我们虽然多有译介,关注得却实在是太少了。究其原因,恐怕是因为他被贴上了“施特劳斯派”的标签。事实上,迈尔是施特劳斯派中的另类。对于任何一位思想家而言,标签化都是一种巨大的不幸,也是一种巨大的不公。

来源:文汇报|余明锋    2019/08/16
危机与“世界文学”总是如影随形

石黑一雄说,最近醒来,发现自己其实生活在泡沫里,他从小就认为理所当然的自由人文主义价值观可能不过是一个幻觉。

来源:文汇报|但汉松  2019/08/16
罗马的终结:新兴传染病的巨大力量不可忽略

在罗马帝国终结的故事里,人类和环境因素无法分割。或者更确切地说,在人类与环境的关系中,罗马的终结只是其中一个章节,故事仍在继续。罗马的命运可以提醒我们,大自然是狡猾而且反复无常的。进化的强大力量可以在瞬间改变世界。

来源:澎湃新闻|凯尔·哈珀   2019/08/15
《菊与刀》, 战后第一本日本文化论

一九四五年日本战败,战后第一本日本文化论,是美国人类学家鲁思·本尼迪克特的《菊与刀》。在美国是一九四六年出版,日本一九四八年翻译出版。可以说,给日本人的震惊远远超过了以往任何一本日本论,真的是空前绝后,特殊的历史条件也使后来很难有人再超过它对日本的影响。

来源:北京青年报|李长声   2019/08/14
《园圃之乐》:文人的雅兴与修行

《园圃之乐》看似不问世事,但却无法回避政治态度和政治立场,正如黑塞曾在多处坦然写道,他在修枝剪叶之时,思索的不仅仅是抽象的神性和生命,也包括现实的政治。

来源:文艺报|谷裕     2019/08/12
藤泽周平:不是那种武侠小说

比起武侠小说,藤泽周平的作品更接近以武士为题材的严肃小说,强调他是武侠作家,有点像把蒲松龄作为“恐怖故事大王”来宣传一样,被吸引来的武侠迷怕是会失望,而真正对胃口的文学迷看到“武侠宗师”的招牌,又可能绕道而行,错过这个拿了直木奖、菊池宽奖、吉川英治文学奖,为村上春树和侯孝贤激赏的优秀作家。

来源:文汇报 | 周宇 2019/08/12
《魔桶》:从流散到回归

《魔桶》是奥斯维辛之后,犹太人的一部辛酸的流散生活史。汉译本不足15万字,薄薄一册,读起来却有史诗的感觉。作者的精心编排,竟能让篇与篇之间的“留白”说话,增大了作品的容量。

来源:文汇报 | 顾言2019/08/12
日本文学史上的“毒妇”与“美妇”

女性形象研究在文学史上一直都是别有兴趣的课题。不仅有着文学审美、大众审美的需求,也有时代的需求,比如近代初期倡导的“贤妻良母”。不过,在日本文学史上还有着一类恶女/毒妇的形象,却也是作家们钟爱的对象。

来源:文汇报|李艳丽  2019/08/9
《爱与圣奥古斯丁》:重新发现阿伦特

正如罗纳德·贝纳(Ronald Beiner)指出的,阿伦特并非要用“爱世界”来代替奥古斯丁的“爱上帝”,她的世界也不是在贬义上的俗世,而是一种对世界非占有性的爱。

来源:澎湃新闻|王寅丽   2019/08/1
名人彩票开户 时时彩平台开户 金丰彩票 彩宝彩票注册 娱乐宝彩票开户 波音时时彩平台 粤淘彩票开户 大金线上娱乐是真的吗 澳门赌场攻略 518彩票注册